艺考生:上一秒还身在北京,下一秒睁眼就已是

发布时间:

对焦婉笛来说,她的目标很清楚,就是国内顶尖的艺术学校。国戏、中戏、中传、北电,她都报名了。“从小就很喜好表演,也渴望可能从事娱乐方面的工作。再加上爱豆的力量,就勇往直前了,这样的决定至少不会给自己留下遗憾。”

央视网消息:2019年,艺考持续升温。

“不管是失之交臂还是美梦成真,我都比别人多过了一个人生”

有数据显示,今年核心戏剧学院盘算招生573人,但共有6.7万多人次(含兼报)报考该校,比去年增添1.6万多人次,为历年报考人数之最。其中,表演系共有1.1万多人报名,报录比高达229:1。

作为河南编导考生,焦婉笛在高二下学期才真正开始接触艺考方面相关的常识,背诵文艺常识,看起来很多很琐碎,仿佛无从下手,还要看很多电影,本人的逻辑要明白。为此,她也报了辅导班,跟着辅导班学习了半年,“有一次,我从早上七点多背到晚上十二点,四处的人都很尽力,大家一起为艺考努力的时候特别好。”

焦婉笛觉得自己还算是一个比拟有趣、能耐劳刻苦的人,然而提起艺考进程,她皱了皱眉,“真的很辛苦,我是自己一个人来北京,由于很难跟同学有完全一致的行程安排,考的学校不一样,时间也不一样,良多时候须要跟别人拼房住,另外拼房也能够省下一些费用。”

“有不16号去北京艺考需要拼房住的啊?要住一个星期,私信我!”准备前往北京测验的焦婉笛在社交平台上写道。

空气中弥漫着弛缓的味道,不经意间触碰到的,还有青春里对空想的狂热。

然而新闻发出后,焦婉笛并不收到太多回复,“因为大家都提前找好人拼房了。”独在异乡,焦婉笛在考试之余,多了一些孤独感。

经过再三询问,焦婉笛联系上了其余来北京艺考的友人,她说,跟友人一起住也比较保险,一个人150块左右,根据自己要考的学校,焦婉笛订了了三个不同的酒店,第一个是在国戏附近,第二跟第三个都在南锣鼓巷周围。